400-123-4567

娛樂

電話:400-123-4567
郵箱:[email protected]
手機:13988999988
地址:上海長寧縣

娛樂

演而優則編,影視圈主創界線日漸模糊?

作者:長寧恒青新聞網 發布時間:2019-06-10 09:35

日前,演員江一燕出席戛納電影節時,表示自己將擔任影片《天國之渡》的編劇,執筆一個關于非洲野生動物保護的故事。她坦言,首度轉型編劇的契機是因為籌備過程中,發現好的編劇人才太少,不得已被“逼”上了寫作的道路。

國產影視作品陷入主題同質化跟風怪圈,拷貝粘貼式的劇本如生產流水線上的產品換湯不換藥,觀眾看到開頭就能猜到結局的爛俗套路,虎頭蛇尾邏輯漏洞等雷點頻爆……諸多亂象背后,真是因為編劇創作靈感枯竭,或缺乏常識只懂得閉門造車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優秀編劇人才“失語”的原因不僅與影視大環境剝奪其旺盛生長的肥沃土壤休戚相關,也跟一些頭部編劇為掌握話語權升級為制片人導致編劇圈人才斷層有關。

雖說“電影是導演的藝術,電視劇是編劇的藝術”,但對一部影視作品而言,好故事是擊穿影劇壁壘、吸引觀眾的利器。身為劇本創作者的編劇,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殘酷現實把編劇生存空間擠壓得愈發逼仄。Ta們在罅隙中喘息并與外界抗爭的同時,還要面臨“演而優則編”的競爭對手發起的挑戰。

其實,演員轉型編劇并不是新鮮事,此前早有過些許成敗案例。Ta們通常在一部影視作品里身兼多職,在編劇、導演、演員三個身份間切換自如。譬如江一燕在新片《天國之渡》就是自編自演。當演員掛上編劇頭銜,究竟是為滿足“一己私欲”的玩票?還是為影視行業注入新鮮血液呢?

編劇圈的各種“疑難雜癥”

目前國內編劇的工作模式大致分為三類:簽約公司、開工作室、個體戶。如果把編劇按照等級劃分,這座金字塔的各個層級既有各自的煩惱,也有共同的無奈與憤慨。

首當其沖的便是兩極化的收入。一位從事編劇工作多年的業內人士告訴筆者,處于金字塔頂端、與影視公司綁定的一線編劇,這些人大部分都獲得過獎項肯定或有多部爆款作品,因此可拿到每集約30萬元的稿酬,還能參與項目的利潤分成;金字塔中部的二線編劇多為有過一些代表作的獨立編劇,Ta們的稿酬一集約有10萬-20萬;金字塔底端的三線以下編劇,每集稿酬大約1萬-5萬。還有一些游走在金字塔邊緣、未能上塔的代寫“槍手”,Ta們以在校大學生或懷揣編劇夢想的小透明為主,一集只能拿到幾千元。

除了鳳毛麟角的頂級高收入編劇,國內大部分從事編劇工作的人幾乎都遇到過欠薪。劇本完成了收不到稿酬尾款,劇本半途作廢、一分錢沒有,都是家常便飯。

署名權的謎之消失,也是編劇圈的一個“潛規則”。通常來說,一部影視作品由知名編劇作為主編劇牽頭,負責統籌劇本框架等宏觀層面,再由帶領的多個小編劇或者槍手負責寫分集梗概和分集劇本。在前期的合同簽訂階段,會明確編劇署名的人員名單和排序。盡管有合同條款約束,但也難免出現因非可控因素違約的情況。

演而優則編,影視圈主創界線日漸模糊?

為了給作品“鍍金”賣個好價錢,一些制片方會掛上知名編劇的名字,隱去真正操刀的編劇。更有甚者會拿署名權當作砍價的籌碼,署名則稿酬低,不署名則能多拿稿酬。

從不具名的槍手到能擁有署名權的編劇,這條荊棘密布的成名路,能堅持下來的寥寥。在行業灰色鏈條和影視寒冬的雙重重壓下,不少人在中途放棄改行。

編劇的有苦難言,還在于投資方的“一言堂”。若遇到外行指導內行,時間就會都花在內耗上,推進效率極低。

欠薪、署名權、創作過程備受干擾導致項目黃了……這些侵犯編劇切身利益的現象,目前要想徹底整治——難。美國有編劇工會保障編劇權益,韓國始終遵從“編劇最大”的原則。我國盡管有2011年成立的電視劇編劇工作委員會,但因入會門檻較高,只能保障一部分編劇。更多人還是單打獨斗或是通過社交平臺借助輿論力量抱團維權,可此舉收效甚微。

演而優則編,影視圈主創界線日漸模糊?

另外,不規律的工作生活作息導致身體亮紅燈;邊寫邊拍的趕工模式下,被限制人身自由的“封閉式創作”;投資方、制片方、導演、演員出于各自立場亂改劇本,呈現出一部四不像作品,編劇成了“背鍋俠”;劇本中心制踐行難度大;稅收風波把編劇推向生死邊緣……這些都是編劇圈沉疴的冰山一角。

本月初,在2019愛奇藝世界大會上,愛奇藝CEO龔宇一番關于編劇收入低的生存現狀言論,引起廣大編劇關注。這意味著視頻平臺開始思考如何打造良性發展的編劇生態圈,對這個“弱勢群體”無疑是個利好信號。但后續如何,還有待觀望。

演編合體,是良方嗎?

?
電話:400-123-4567
地址:上海長寧縣
Copyright © 2002-2017 長寧恒青新聞網 版權所有
網站地圖 技術支持:百度
下载单机麻将免费游戏